当代水墨:追本溯源,面向未来

2014年04月15日 12:58:08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

  《时间的节点——中国•1980年代水墨景观》与《再造新墨韵——蔡广斌水墨艺术研究》,这两个展览一个是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举办的大型群展,一个是坐落于上海M50艺术区的华府艺术空间举办的小型个展;前者追本溯源回到1980年代,后者展望未来呈现艺术家“影像水墨”新探索,在笔者看来恰恰可以作为梳理当代水墨历史的范本。

  从前不久纽约大都会等西方一流博物馆的展览;到苏富比与佳士得两大国际拍卖巨头的拍卖与私下洽购专场,再到国内美术馆、画廊与拍卖行的群起效尤,近年来掀起的当代水墨热,是一种学术与市场共振的现象。但是,当代水墨热的各方参与者中无疑存在着许多认识误区。笔者借上述两个展览提供的机会,与著名策展人张平杰、鲁虹以及艺术家蔡广斌畅谈当代水墨,也许有助于读者了解其过去、今天与未来。

  追本溯源:

  张平杰回望1980年代

  “既然水墨现在能这么火,我们就一定要把它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但是我遇到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水墨是怎么回事?怎么发生的?什么时候发生的?怎么会到现在变成这样的趋势?包括美国的专家学者也不知道。”《时间的节点——中国•1980年代水墨景观》策展人张平杰如是说。作为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力推的大型群展,这个群展呈现了36位艺术家在1980年代创作的近180幅水墨作品。展览的重点是回到当代艺术的起源——1980年代,回到艺术家探索水墨创新的文本。为此,还呈现了策展人从参展艺术家手里征集的相关文献与调查问卷。

  “我对每个参展艺术家都有一个问卷调查,对每个人提出5个问题,因为做历史要有田野式的调查,要艺术家本人来叙说当时的状态,为什么做当代水墨?追求什么?”他表示:“我可以按照作品的图像来分析,但是图像后面还有人的因素。因此这个问卷调查对于我写作有非常重要的帮助。”遗憾的是,他发现很多人没有保存当年从事创作与探索的相关资料。他认为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对于艺术史来说资料缺失会使其变得很不完整。与此同时,已出版的当代艺术史对当代水墨在1980年代的发生与历史却始终没有完整地描述过。因此,他表示不排除他可能会写一本中国水墨史。

  他还特别把1980年代分作两段:1985年前是“流”,1985年后是“潮”。前者虽然有“星星画展”、草草社等重要的美术事件,但1985年后有了《中国美术报》、《美术思潮》和《江苏画刊》,形成了当代艺术创新的舆论场,因此把1985年以前叫“流”,1985年以后叫“潮”,当代艺术包括当代水墨从此就成了燎原烈火,烧遍了整个中国大陆。

  “做任何策展必须要有一个边界线,否则就是漫无边际。毕竟1980年代东西太多了。”张平杰的观点对当前艺术市场上许多热心参与者恰恰可以当作清凉解毒剂。他们对当代水墨的认识之混乱同样也可以用漫无边际来形容。那么,张平杰又是定义当代水墨的呢?“首先我做的资料是针对当下水墨的现状,是和当下呼应的,因此我把‘新国画’去掉了,第二我把‘文人画’去掉了,因为它们都没有发展到当代水墨的状态。”他指出:“1980年代无数人在做(当代水墨),但大部分都烟过云消了,这说明那些作品没有生命力,持久不下去。只有当代水墨到现在的成就非常可观,像熊熊烈火越来越大。”

  “中国的一批富豪们开始收藏艺术品以后,西方就开始关注中国。首先第一波就是以‘四大天王’为代表的中国当代艺术,毫无疑问是西方人炒作起来的。现在这一波已经过去了,他们现在开始关注当代水墨。”张平杰还指出了艺术市场掀起“当代艺术热”的原因:“当代水墨有一个比‘四大天王’更重要的优势在于:它和官方是结合的,官方希望推出水墨,这跟中国的文化背景有关系,可以代表中国。另外,有许多一流的艺术家都在做当代水墨,作品本身也做到了相当的高度,而且价位现在也比较低,所以这里面能够炒作的空间比较大。”不过他担心市场过于火爆,会重蹈当代艺术暴涨暴跌的覆辙:“我希望当代水墨价格上涨得越慢越好,如果像‘四大天王’一样马上涨到天价,实际上是很短命的,不要3年5年马上就会掉下来。”

 [1] [2] 下一页
来源: 财富堂  作者:  编辑: 徐欣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