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艺术频道 > 人物 正文

潘鸿海:做一个名副其实的中国油画家

发布时间: 2016-04-27 09:55:47 来源: 杭州日报 夏琳 孙乐怡
《水上人家》

  踏入潘鸿海的工作室,这位身着绿色针织衫、黑色运动裤的白发老人正在专心创作着。客厅里摆放着的是他近期创作的画作:在桥边洗衣的女子、田间放养的鹅群、水中游弋的鱼群,静谧的乡间小路……记者即刻被如此“接地气”的美景深深吸引……

  人物名片

  潘鸿海,中国二十世纪中叶浪漫写实艺术家代表人物之一。1942年生于上海。1962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67年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学院)。历任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美术记者、美术编辑、编辑部主任、副总编,《富春江画报》负责人、浙江画院院长。现为浙江文史馆馆员、浙江画院名誉院长,获国务院突出贡献专家称号。

  孜孜不倦立志做一名“中国油画家”

  1942年,潘鸿海出生于上海梅陇古镇,在读小学时教美术课的是一位从日本回国的老师,而潘鸿海最早接触到的美术绘画,就是这位老师书架上摆放着的《世界美术全集》,“那时候一放学我就去老师的书架上翻看,”潘鸿海回忆道,“朦朦胧胧的印象中,我想,这就是美术了。”

  出于对艺术绘画的热爱,在读初中时潘鸿海一直都是班上黑板报报头画的“一把手”,他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碰到了好的老师,遇上了好的时代,美术潜力得到了很好的发挥,“美术老师的教导使我懂得了什么是素描,什么是绘画。”1958年潘鸿海考入浙江美术学院附中,1962年考取浙江美术学院油画系,并在杭州学习、生活,“从中专到大学的十年,让我由一个农村孩子变成了一个热爱学习、成绩优异的好孩子。”

  从美院毕业后潘鸿海进入出版社工作,在《工农兵画报》担任美术编辑。他很热爱那份工作,并持续做了20年之久,在那期间创作的水粉画《鲁迅》、油画《又是一个丰收年》、连环画《欧仁·鲍狄埃》(均合作)等作品,持续三年在全国各地的杂志、报刊上刊登。这也让当时30多岁的潘鸿海早早成名。

  每每回想起在出版社的那段日子,潘鸿海都感触颇深:每天有大堆的信件要拆开阅读,因此可以接触到各种新鲜的、不同种类的画作;画连环画时,艺术语言是可用国画、油画等多种形式来表达的……大量的编辑工作让他深有体会:“一是作为画家,我们要画些什么画,老百姓最喜欢看的是什么画,什么样的画读者能看懂,使读者和作者之间能够相互交流;二是我能了解到全国画家在画什么,追求什么,”这些经历使他的绘画理念逐渐趋于成熟,对他之后的艺术道路影响深远。

  1983年,潘鸿海应邀在美国芝加哥讲学访问,作为其好友的画家陈逸飞曾劝说潘鸿海留下来,可是他执意选择回国,潘鸿海说,“我是中国人,我的家在中国,我要做一位中国油画家。”听完此番表述,陈逸飞说的一句话让他至今印象深刻:你这也是一条路。

  画老百姓看得懂的作品

  江南水乡风情成为画风

  在从美国回来的飞机上,潘鸿海一直思考着一个问题:画家不管学什么绘画类别,最终究竟会落实在哪个类别上?这是当时乃至现在摆在他面前的一个难解的课题,“作为我自己来说,我选择画我自己喜欢的画。”潘鸿海在油画创作的同时也坚持国画创作,他认为:油画创作在向国外学习的同时,中国有更深的艺术传统值得学习。他用不同的工具、材质分别画出不同风格的作品。他的油画作品有着根不离土的情怀,落地生根的扎实;而国画却带有袅袅的缥缈之意,极具趣味灵性。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这样的诗句总能把人们的思绪牵到江南美景中。在潘鸿海的笔下,儿时的烂泥路,记忆中的小桥流水、古镇小城无不透露出他对故乡的热爱之情。他的画作极富江南水乡民居的风貌与特色,如诗亦如画,且别有一番韵味。

  “江南水乡是我的艺术语言。”多年来,他一直选择江南水乡的风土人情作为自己创作题材的母体,对江南水乡情有独钟。在上海、苏州、杭州这样独具艺术气息的环境下成长,潘鸿海认为自己画画就是在编织自己儿时的记忆、儿时的梦。他对于画画的真诚,全在画面中体现。他认为对艺术的理解不仅仅停留在表面,而是要真诚地从本质、从内心深处挖掘,让艺术气息感染人。

  艺术创作没有国界,美国的艺术评论家和广大观众都很喜欢潘鸿海的油画。他的作品涵盖了对上一辈人的生活场景的记忆,大到良渚文化小到江南风景,哪怕是一条小路、一棵树、一条河,江南的人和风景都深深地刻画在他的脑海里,并在他的画作中展现得淋漓尽致。

  潘鸿海的画作时新而“接地气”,正如其人:如今年逾八十的他,最近还学会了使用手机软件微信聊天,这正是对于新鲜事物的孜孜追求。在与潘鸿海的交谈中,也不难发现他的幽默风趣,时不时地“语出惊人”,一些有趣的故事片段也由此诞生:当年从美国回国时他带回的东西足足三大箱,记者猜想是绘画所需的颜料、工具,潘鸿海哈哈大笑着说:“还有尼龙袜啊,这些可都是当时的时鲜货!”

  画中国的油画

  让油画在人们心中生根

  “画痴”,这是很多人对潘鸿海的印象。画中国的油画是多年来潘鸿海在追求的目标,他一直在默默耕耘着,“我要画中国的油画,如何做中国的油画家,特别是江南的油画家,也是我直到今天为止始终在追求的梦,我一直完善、在思考。”潘鸿海说。

  “要画出中国的油画谈何容易,因此我们要不断学习。”他向国外传统学习,吸收西方传统。“油画艺术源于西方,这是国外的传统”;他向中国传统艺术学习,平时画国画、熟悉诗词、练习书法,他着迷于金石篆刻,而收藏古玩、文物也是他的兴趣之一,“要画画就要了解中国历史”,他向现代生活学习,与时俱进、跟随时代的脚步……“这样的相互融合形成自己的东西,这是一个艺术家存在的意义。”潘鸿海说。

  “中国有中国的审美,要画中国的油画,就必须要接受中国的审美。”虽然对艺术的审美要求不同,每个人的答案不一样,但美是共通的,这就逐渐形成了潘鸿海把油画变成老百姓喜欢的艺术形式、画老百姓爱看的油画的追求。

  做人民艺术家,让艺术为人民服务。2015年担任杭州油画院院长至今,潘鸿海对未来的油画发展有着长远的设想:“全国的油画院不多,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喜爱西方艺术,喜爱油画。无形中,油画被广大的中国老百姓接受。”潘鸿海说,“我们将那些热爱油画的人组织起来,培养新生代的油画家。杭州市文联对油画这一块很重视,这是一项公益事业。让油画艺术在人们心中慢慢生根、把杭州油画做出成绩,这也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如今,潘鸿海仍把画画当做自己生活的全部,他很珍惜自己拥有的时间,希望能抓紧时间多画一些:已投入三年创作时间的巨型油画《良渚文化》,是将东方题材江南水乡、玉文化与西方油画相互融合,对中国传统文化、浙江良渚美景的独特呈现;描绘着100多年来具有代表性的历史人物龚自珍、章太炎、王国维、马一浮等一代文化名人形象的《国学大师》,展现出为时代画像,为人民创作的“百年追梦”精神……

  在艺术的道路上永不停歇,画中国的油画,做中国的油画家,潘鸿海始终真诚而执着。

标签: 编辑: 章衣萍
二维码

猜你喜欢

更多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