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艺术频道 > 人物 正文

老骥伏枥志千里 一抹余晖映满天

发布时间: 2016-07-27 15:55:22 来源: 浙江在线 吕超波

  余晖,1947年生,字东老,号越山人,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浙江省美术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国家高级美术师。

  余晖于1968年至1989年从事军旅美术工作,1989年至1996年担任西泠印社书记、副主任、副秘书长等职,先后与沙孟海、赵朴初、启功等3位社长共同主持西泠印社的全面工作。1989年至1995年兼任西泠印社出版社主任、主编期间,组织和主持编辑出版各类图书108种,成功组织举办西泠印社九十周年23项纪念活动,起草申报了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筹备建立了中国印学博物馆《包括资料征集等》。1989年至2005年利用工作之余创作出版了《历朝贤臣百图》《世界鸡百图》《水粉画玉兔百图》。1996年至1998年担任《中国画技法全书》副主编,是该书的主要著作者。2005年至2007年编著的《影画竹子》图书于2008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2005年担任《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年鉴》一书的编委和顾问。

  余晖从艺已近50年,素描、油画功底深厚,技法全面,擅山水、花鸟、人物,尤以写马见长,自称“马倌”。余晖画马主张“无法有法,有法无法”的理念,其作品潇洒奔放,水墨淋漓,曾多次赴东南亚诸国展出,深受海内外好评。

  10年前,余晖自西泠印社退休后,对艺术的追求和痴迷令他退而不休。便在杭州翠园小区租了一个底层小套房创立了工作室,除外出参加社会活动外,每天如同还在西泠印社工作一样按时上下班,写书作画、著书立说笔耕不辍,时而还接待着下至幼儿园小朋友和上至百岁老人的书画爱好者。如果说,他笔下的翠鸟、骏马是通过西泠印社的平台而登上艺术的殿堂,而近年来的一大批学术论文、书法作品却是在工作室里更上一层楼的。

  著书立说独具匠心

  不久前,余老的论文代表作《中国画基因不容改变》一经发表,立即引起社会各界的共鸣,多家报刊网站纷纷转载。文中他旗帜鲜明地提出了中国画的三个基因:第一个基因是“以笔墨为工具利用线条来表现体积”的特点。对于笔墨的运用而言,自古就有“皴擦点染”、“干湿浓淡”和“粗细、疾徐、转折、方圆”等用笔用墨的经验总结,并由此而形成了一整套“以形写神”、“意到笔到”等笔墨艺术理论。而用线条来表现艺术形态,无论是从流派上分类的文人画、学院画,或者从内容上讲的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还是以表现形式来区别的写意画、工笔画等等,无不以线条来勾勒、塑造,古人就有“勾线十八描”的理论经验总结。可以说,线条上的长短粗细或是线条之间的拆离组合是中国画的基础,比如我们常说的“曹衣出水、吴带当风”之中,曹和吴的高超之处就是将线条运用得炉火纯青,整幅人物画作,除了线条还是线条,但所展示的艺术形象和风格却截然不同,这也是中国画的奇妙之处。因此,“以笔墨为工具利用线条表现为主”是中国画的一个鲜明特征。第二个基因是“诗书画印”相结合的特点。这是中国画一个特有的表现形式,也是中国画的基本构成元素。在宋代以前,画上是很少题字的,只是在不显眼的角落里,写着作者小小的姓名;那时虽然也有题画诗,却不是写在画面上的。到了宋代,才有一些诗人兼书法家的画家,开始在自己作的画上书一段题记或一首诗。这样,诗、书、画开始结合起来。到了元代,随着文人画的发展,印也加入了诗、书、画的行列,于是诗、书、画、印就像四个孪生姐妹一样,形影不离,这一艺术形式一出现,就被当时的画家们普遍采用。到了明清两代,文人画垄断了画坛,诗书画印结合的艺术形式也就日臻完善了。“诗书画印”的结合是把根植于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四种美学艺术融为一体,相互辉映,是中国画不可篡改的基因。这种基因无论是西方绘画艺术,还是其他人类文明中的艺术形式都未曾有过的。

  第三个基因是“体现中华民族各时期的精神风貌、民族特色和风土人情”的特点。中国画最早来源于记录生产生活的符号然后逐渐发展成为融合中国民族特点和精神风貌的独特美学艺术,因此,中国画是劳动的产物,是中华民族祖先给我们留下的极其珍贵的文化遗产。当我们仔细研究每个时代的中国画作品的时候不难发现,每一幅流传下来的中国画都呈现出当时的时代特征。

  除此,余老退休后创作的著作还有2007年编写的专著《影?画竹子》图书,于2008年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2010年担任《中国当代书画艺术家年鉴》一书的编委和顾问,并为该书撰写序言,该书已于2012年由西泠印社出版发行;2013年编绘的专著《画竹概论》已由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出版发行;最近编绘的专著《中国画诀》也即将面世,也必将给中国画界注入长生营养液或生长素。

  斗室里“养”出了匹匹“汗血宝马”

  别人戏称他为“江南马王”,他却自称为“马倌”。自称为“马倌”的余老,在工作室中近年来“奔”出来、“牵”出来、还有“飞”出来的最多自然是马。这些数不胜数的马,或单或双;四蹄凌空的烈性马、温顺悠闲的马、信马游缰的马。欲静欲动,栩栩如生,形神兼备。几乎涵盖了生活中各式各样马的形态。马尽其态,画亦尽其态。这些马,匹匹都倾注了余老的汗水和心血,都是他的汗血宝马。

  如前辈大画家徐悲鸿一样,余老近年来创作的马,最惹人注目、令人百看不厌的,自然是《八骏图》系列。其笔下的《八骏图》,参照了历史典故的某些细节,如八种毛色,总体是以泛指含义来描绘的野性奔马。如2011年作的其中一幅《八骏图》,构图中让八匹奔马从左入画,奔跑速度大致相当,相互间前后差距较小,画于画幅长度黄金分割位置的那匹或可谓“赤骥”的主马,马头侧转,似对旁侧的一匹白色马驹有所关注。画中八骏,虽有不同毛色品类,却匹匹不相上下,力争并驾齐驱。画面铺染有前景,凸显群马足部扬起的尘土,衬托出八骏奔驰之疾。每幅《八骏图》都有独特的品味之处。有八匹奔马的奔跑,以几乎直冲观众而来的角度安排;也有八骏的奔跑速度旗鼓相当,似乎合为一体,势不可当;也有侧视角度,或自左至右或自右至左入画,相互间已拉开了前后距离,呈现你追我赶的势头……。

  《马行天下》、《一带一路》、《华夏英雄》等系列作品纷至沓来,无论从题材上、笔墨功夫上,还是从作品的完整性上说,都是可以用雄伟和气势磅礴来形容,给人以马蹄声声催人进的感觉!

  翰墨溢彩书画育人

  “中国书画的基本功能就是陶冶人的情操,作为画家要提高自身修养,正本清源,继承和发扬中国书画的优良传统,中国书画要根植于中国梦”。这是余晖老师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眉宇间存浩然正气,谈吐里透着“清、正、雅、和”。

  余老是个闲不住的人,从早到晚他的工作日程都排个满满的。他经常受邀去学校及各类社团讲学,参加书画公益活动。

  他认为,中国书画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部分,凝聚着中华民族几千年来的审美精神,作为书画家守土有责,要把继承和发扬这种精神当作至高无上的神圣使命,使历史悠久、技法丰富的中国书画代代相传,以其独特鲜明的艺术风格,始终屹立于世界美术之林。

  正是基于他这种薪火相传的理念,他时刻不忘把书画与育人紧密地结合在一起,讲学时常常对学生进行“美”的引领和“术”的辅导,把书画同源的中国基因在下一代渗透、传递,开阔学生们的艺术视野,培养学生创新精神和能力。让学生一边享受着快乐的书画美术生活,一边接受着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的教育和熏陶。

  余老用书画艺术热心培养下一代有口皆碑,成为少年儿童的追梦人。为此,还在2014年9月接受了浙江电视台少儿节目的专访。余老在工作室里接待了来自杭州宝淑塔等小学的学生们,孩子们踊跃提问,余老侃侃而谈,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他告诉同学们实现梦想要持之以恒,并向他们讲解了绘画的技巧,受到了同学们的热烈欢迎。

  随着余老书画技艺的日益精湛,他的著名度也越来越高,与他往来的文人墨客中也不乏有一些社会名流及领导干部,余老以书画为友,崇尚廉洁文化,弘扬“文以载道”、“以文化人”的中华文化优秀传统。创作“清风浩荡”、“厚德载物”“惠风和畅”、“无欲则刚”、“勤政为民”等廉政格言为主题的书画作品,这些作品,风格多样,佳作荟萃,寓意深刻,雅俗共赏,给人以警醒、教育、启迪。这正是:翰墨激浊流,妙笔扬清风;清风起笔端,正气贯天地。相信许多领导干部在欣赏这些书画作品的同时,能够感受文化的熏陶、心灵的洗涤和精神的升华。

  余老已年届七十,自古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之说,但其的艺术生命正如其名,余晖最红、最美,一抹余晖映满天!

标签: 编辑: 章衣萍
二维码

猜你喜欢

更多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