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艺术频道 > 人物 正文

池沙鸿——杭城旧影 尽在笔下

发布时间:2016-10-19 16:50:10 来源: 浙江在线 衣萍 浆果

  浙江在线-艺术频道10月19日讯(文:衣萍 摄:浆果)7月艳阳当头,池沙鸿先生一早准时来到了画室。一向不讲究穿着的他,今天“特意”穿了一件半旧的翻领T恤,“本来我差点穿件老头汗衫来,后来想着要录节目就换了一件。”他笑着告诉记者,这辈子没打过领带,连见外宾也不例外。

爆竹声声

  池沙鸿先生是老杭州人,小时候住在安吉路6号的“万石里”,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被拆,现在那一片成了省血液中心。万石里有个大院,三、四十个小孩成天玩在一起。那时候小朋友们玩的项目可丰富了,“老鹰抓小鸡”、“滚铁圈”、“踢毽子”、“丢沙包”……唯独没有ipad。夏天没有空调,大院里的住家都带着席子来到屋外,团坐成一圈,我给你扇扇子,你给我扇;没有冰箱,就把西瓜泡在井水里,一样冰凉可口。

  有一年笔会,池沙鸿凭着记忆画了几个小孩放鞭炮,大家都觉得这个题材很新鲜,得到了一致好评。既然有掌声,何不画成一个系列?于是,池沙鸿花了二、三年的时间,创作了80幅《武林旧事》,画的就是文中最初提到的,那些杭州人最熟系却再也看不到的场景。

 
拜大年

  一张纸、一盆清水、一碟墨、一支毛笔,池沙鸿的创作工具简单的不能再简单。蘸墨,落笔,眉眼是最先从纸上“长”出来的,接着是脸、头发、肩膀、胳膊、手、脚……画得快而利索,好像池沙鸿脑海中有着几百个小孩熙熙攘攘,都想迫不及待地落到那张白纸上去。

  “当我开始着手创作《武林旧事》时,发现根本没有相关的材料。那时候拍照是个很奢侈的事情,不会有人来拍小孩玩游戏,大伙坐院子里乘凉。但当我创作时,所有的场景就像过电一样出现在脑海,于是,我就看着白纸,想好了,也不用打草稿,直接就画。”

  光是画还不够过瘾,他还给每幅画配上了一千字左右的短文,这是池沙鸿第一次这样尝试,这也成了他未来创作的一个习惯,甚至成了他的一个个人标签。

  《武林旧事》温暖画面的背后还藏着一个伤感的故事。这是池沙鸿送给身患重病、躺在病榻的父亲的一份礼物,2010年画展开幕,次年他的父亲便去世了。

  创作完《武林旧事》,池沙鸿觉得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完。他儿时的杭州,和现在太不一样了。

 
城市山水38cmx38cm2015年
 

 
昔日的庆春路,能认得出来么?
 
  那时候,浣纱路边上有一条河,于是才有“浣纱路”这个地名;庆春路只有两车道,和现在的中山中路差不多宽;白墙黑瓦的老鼓楼,别有一番韵味。

  于是,他又画了《杭州记事》。这一系列不仅仅有老杭州的风貌,还有新杭州的精彩,高铁、钱江新城、西湖边的高楼大厦……“用国画技法来画这种题材的,应该很少。中国画有着很大的表现力,无论人物、花鸟、山水、插图,只要技进乎道,用笔墨画什么题材都可以。画这个系列,需要用到各种技法,我选择不用色彩,用黑白来达到统一。”

 

《胡庆余堂》

  2015年,由浙江省委宣传部和浙江省文联牵头的浙江美术创作精品工程“百年追梦”启动,池沙鸿选择了一个与老杭州有关的题材——胡庆余堂。

  这是池沙鸿创作过的最大幅的作品,由5张八尺整张的纸拼接而成。他从各处收集了400多张清末老照片,又去胡庆余堂现场拍摄大量素材。画面的主题是发布新药的场景,胡雪岩手持新药,站在“真不二价”的牌匾下,身边簇拥着官员、伙计、家眷小孩、还有商业对手和看热闹的百姓,一共54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共耗去他整整两个月的时间。

  池沙鸿的杭州情节还在延续。在他看来,未来还有很多杭州题材可以着墨。画杭州老故事,画杭州谚语,比如“西湖是没有盖儿的”,怎么用绘画的形式来表现?值得期待。

 

 
 
 
 
 
 
 
 
 
 
 
 
 
 
 
 
 
 
 
 
 
 
 
 
 

 

 

标签:池沙鸿编辑:章衣萍
二维码

猜你喜欢

更多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