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艺术频道 > 书法 正文

木心美术馆年度特展“莎士比亚/汤显祖”

发布时间:2016-11-01 10:40:24 来源: 美术报 蔡树农
木心 手稿

  芦苇摇曳,桨声欸乃。10月22日,乌镇木心美术馆2016年度特展“莎士比亚/汤显祖”借第4届乌镇戏剧节东风与广大观众见面,策展人陈丹青、陈向宏等出席,著名话剧影视表演艺术家濮存昕等友情到场祝贺并参与当晚的“莎士比亚戏文朗颂会”,中外100余家媒体记者沐浴着微风细雨进行了一场轻松采访。

  严格地说,“莎士比亚/汤显祖”并没有太多美术成分,“莎士比亚几乎没留下真确的遗物,仅存的几笔签名,是真是伪,也有过争议。此番能够商借和可供观赏的文物,是几位英国老戏骨扮演莎翁角色时所穿的戏服。汤显祖位于江西故乡的坟墓,毁于50年前,明清两代的珍本,亦为数寥寥。他的画像,相传是清人所绘。现藏苏州昆曲博物馆的一顶头套,一双绣鞋,倒是张充和先生早年在美国饰杜丽娘时所穿戴。”此外,“嘉兴市图书馆提供的莎士比亚剧本早期权威译者朱生豪先生手稿数件,亦可为此展增色。”

  但是,没关系,只要是有陈丹青露脸的地方永远就有新闻发布,“徒儿很重要,木心有陈丹青徒啊……”没有陈丹青,木心可能就停留于“哥伦比亚的倒影”,没有陈丹青,木心美术馆可能就是“梦幻泡影”,有了陈丹青,有了话题制造者的陈丹青,木心被“激活”了,木心美术馆被最大程度地关注了。

  “莎士比亚/汤显祖”最吸引我的是莎士比亚中文权威翻译者朱生豪的翻译手稿,同样,对第一次进入木心美术馆的我,最吸引我的也正是大量不能随便拍摄的木心写作手稿。朱生豪虽然没听说是什么文人书法家,他那一代的中国文人几乎个个能写一手漂亮的字。但他们却极少像“会写字”的几位当代作家那样本末倒置,常以书法家自居,抑或靠“出卖”字画赚大钱。木心宁可清贫,宁可操守诗人作家本色,即使书画都会,亦未变脸充当更能赚钱的书画家。“我笔墨,柔若有骨,无奇之奇,偶称意耳。”木心的绘画作品从思想、介质、手法均诱发别人种种猜测。木心书法的好坏我也没兴趣裁判,木心的作为木心美术馆重要零部件的诗文手稿才让我怦然心动。手稿与手札最主要的区别,在于手稿往往是长篇专论专著的诗文书写手迹?手札通常是书信、短小诗文,手稿的概念包括了手札,手札还是偏于轻微型的。阅览一个作家、艺术家的手稿基本能够大致反映该作家、艺术家的心性修养、文采脾气。木心的手稿和他的迷情加哲理的文字风格相呼应,洁净纯粹,哪怕是改动涂抹处,也是一丝不苟、认认真真,不打马虎眼的。经常看到已故著名美术史论家王伯敏的手札、手稿,字面素雅清爽,且喜作蝇头小行楷,晚年犹保持这一特色,让人叹为观止。木心文字的优美凝炼其实从他的手稿中早已透露一二消息。看到不是书法家的朱生豪手稿,竟然比现在不少以书法家自居的书法家的字写得还文气、还精彩,我们是不是需要反思当下的书法界要补哪一些课?要着力强调哪方面的内容?

  戏剧的许多行头属于舞台美术范畴,戏剧本身,至少在中国很早时候便与书画琴棋艺术联姻。戏剧(曲)表演艺术家不乏高明的书画票友,书画艺术家更有杰出者往往倾情戏剧(曲),能拉会唱会弹会表演的书画艺术家常常会在身边出现。书画家写字画画要入纸入墨,戏剧(曲)家唱戏写戏要入戏入真,不入即不能出,出入艺术王国不分艺术品种,“出入千万”,出入皆是一种难得的需要训练的本领,不掌握“出将入相”的本领,艺术就只能是一种低级的游戏,而难臻高雅的殿堂。

  英国的莎士比亚不好说,中国的汤显祖若能看到今天木心美术馆的“莎士比亚/汤显祖”特展,那一定会按捺不住激动边舞文弄墨,边吟唱“游园惊梦“了。

  对了,“立足经典,远眺未来”虽然是第4届乌镇戏剧节的主题词,书画艺术界,也是可以引进作为前行的口号的。

标签:编辑:章衣萍
二维码

展讯 Exhibition

更多

人物 Biography

更多

专题 Special report

更多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