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艺术频道 > 书法 正文

王冬龄书法艺术展在北京太庙举行

发布时间:2016-11-07 11:40:32 来源: 浙江日报 刘慧
以水代墨,王冬龄在太庙书写。

  11月6日,“第三届《诗书画》年度展——道象·王冬龄书法艺术”在北京太庙艺术馆举行。

  笔走龙蛇,势如卷云,气贯长虹,纸面生风……偌大的太庙艺术馆弥漫着浓浓的墨气,那些或长或短或大或小的作品,向观众们展示的是王冬龄已进入人我两忘状态的书写,笔墨留下愈发感兴的痕迹。

  王冬龄是传统功力深厚的书法家,也是极具创造力的当代艺术家。本次展览王冬龄以“乱书”和“壁书”的形式来呈现中华文化经典,包括儒释道名篇及美学意境,并依托太庙艺术馆巨大的展览空间,充分展示“回溯传统、关注当代、究讨未来”的年度展学术宗旨。展览主要展出了王冬龄新近创作的大型镜面壁书《易经》——全长32米、高3.5米,由白色的油漆在不锈钢板面上书写而成。同时展出的还有王冬龄近年来创作的蝇头小草《道德经》《庄子·内篇》等草书作品。

  “‘乱书’是什么?”现场有观众发出这样的疑问。

  “‘乱书’萌芽于我每天临帖的过程里。我曾经偶尔尝试将字和字重叠交叉,但很长一段时间都只是试试而已,并没有系统地思考过。直到前年,我创作了一张4米乘4米的‘乱书’,才一下子给自己打开了一道门。我意识到这样的创作无论从理念上还是形式上都非常有艺术张力。”慎终如始的坚持,让王冬龄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并在“乱书”的世界里一发不可收拾,“如今,我有意识地重叠交叉汉字,更主动体现其中的狂草精神、视觉张力。虽然当笔画重叠之后就很难辨识内容、有了抽象艺术的感觉,但在完成的过程里,每一个字、每一笔画都是讲究草法和线条质感的。当我们用现代科技还原它的时候,会发现这种书写并没有破坏传统书法的规矩。”

  漫步现场,人们欣赏到,王冬龄尺幅巨大、笔墨饱满的书法当中,呈现出的是对于空间布局的精妙掌控。这显示出他对于时间敏锐的直觉以及书写与绘画、字符与图像之间关系的感知能力,这也是中国文化最具代表性的传统之一。每个字都单独成立,并且相映成趣;每个字既是语言符号,也是图像。

  你若是安静下来,仔细看看那些疏能跑马、密不插针的传统黑白艺术,便会发现它们早在二维的世界里道尽了中国人“辩证”的智慧。扑面而来的震撼力总是蕴藏着艺术家精心的留白,留得其所,便生气韵。这就是王冬龄的“乱书”,在这个想象力井喷的时代里严谨地放肆着。

  “冬龄挥毫,太庙沉醉,紫禁城气象万千。”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这样概括了本次展览:真正的沉醉者,王冬龄是也。“乱书”不仅增添书艺表现的气势和样式,而且以其现场的效果,揭示字体与人体一体、手动与心动齐动的书写内涵,创立了当代艺术创作的新模式。他沉醉于这一模式之中,挥洒放骸,从容浮游,将中国的典籍、文字、书写、气格、体魄、文意融为一体,合成当代东方的新艺术。

  “书法家王冬龄的突出表现,是他在公共空间中的巨幅书写,这种书写每每将他自己推到‘临场’的境地。”现场,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称赞说,这种超越书法的书写带给我们的不仅是心潮逐浪的观赏快慰,也引导我们思考书写行为的本体属性和书写作为语言的深层价值。当代艺术越来越和“场域”发生关系。王冬龄激情迸发时,“场域”中的媒介、空间和他的书写行为都汇聚成“气”之场、“域”之境,也就生成了新的创造“文本”。

  实际上,“乱书”的要义在于超越传统法则的“书”和由感兴、经验、能力交融的“乱”。“乱书”是过程之书、去蔽之书和敞开书法本义之书。

  无疑,王冬龄在太庙空间的新书写,是得600年皇家庙堂之“场域”,更是挟当下探索精神之“乱书”,再次验证了传统与当代相接而生成的创造。

  本次展览由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中国书法家协会、杭州市文联、银座美术馆和《诗书画》杂志联合主办,展览将至11月14日结束。

标签:王冬龄书法艺术展在北京太庙举行编辑:章衣萍
二维码

展讯 Exhibition

更多

人物 Biography

更多

专题 Special report

更多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