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艺术频道 > 资讯 正文

中国写生大会在丽水古堰画乡举行

发布时间:2016-12-06 16:26:32 来源: 浙江在线 周懿

  Can not find mark:dantou记者周懿流珠溅玉瓯江水,争奇竞秀括苍地,浙江丽水莲都历史悠久,人文荟萃,生态环境得天独厚。八百里瓯江最瑰丽一段穿流其间,翠峦叠嶂,溪川纵横,留下一片独特的诗意空间,吸引着一批批中外艺术家前来采风写生。11月20日,由中国美术学院、丽水市莲都区人民政府、浙江省美术家协会联合主办的“中国写生大会”在丽水古堰画乡千年古樟的见证下如期举行,大会共计10天,分为写生、研讨会、展览几大板块。主张以“对话:山水与风景”为题,通过艺术家、评论家、媒体人汇聚丽水莲都古堰画乡,探讨写生在当下何为,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一般美术概念上的“写生”活动,而上升至我们如何与自然相处、如何与传统相望、如何与西方文化相融等一系列有着哲学意味的文化命题。

  在大会期间,由于强冷空气影响,天气从艳阳转到阴雨,大家的服装也由短袖变为羽绒服。纵使天气变化,仿佛一周历四季,艺术家、理论家依旧纵情山水,提笔作画,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四川美术学院教授张强即兴作下“春日灼如妖,夏季凌波仙,秋水荡媚姿,冬霜皴铁线”一诗,以记录此次的山水写生体验。

  本次写生、研讨、宣传、出版不仅能够促进中外艺术家的交流,理清东西方艺术对于“山水”和“风景”的概念,在具体作品创作中结合文化差异开展深入探讨,让东方文化——“山水”与西方文化——“风景”两种观念碰撞产生艺术的火花。更为关键的是,这也是一次以艺术的名义对丽水莲都古堰画乡的文化关注。

  写生之于当下艺术创作

  写生,是古往今来的艺术家、理论家都在讨论的话题。历史上的画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生活对于画家的艺术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影响。他们策杖于山林,扁舟于江湖,以笔墨作天地,胸中具有上下千古之思,腕下具有纵横万里之势,立身画外,存心画中。

  时至今日,现当代艺术的创作已经打开了一扇新的探索世界的大门,照相等影像技术,使得普通大众也有了对实境的瞬间记录能力。新的观察方式、新的创作行为、新的技术手段、新的艺术追求和理念,面对种种之“新”,写生对于当下的艺术创作究竟还有什么意义?

  广州美术学院教授、油画家杨尧说:“写生是把具体的对象画下来,这是国外油画教育最重要的基础之一,国内早年把这一套方式搬过来。但是中国写生发展到现在,我认为要提出‘写生写意’。”写意是中国文化的核心,东方的音乐、舞蹈、文学、戏剧都有写意。他认为,意在画外,写意精神,可以成为中国油画的一面独特旗帜。

  上海大学教授黄阿忠,是知名油画家,他却用清代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举例。他认为,“搜尽奇峰”也是写生,不是手在写,而是用心写。西方的梵高也是用心画,麦地、星空,都是艺术家燃烧着的生命。所以中外艺术家,不管用什么艺术媒材来表达,不管在什么时代,绘画最后的落点不是用大脑画,而是用心来画。

  意大利米兰布雷拉伯利美术学院院长盖太诺·格里洛认为,今天谈到“写生”,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实际上在西方,写生是一种传统的绘画方式,身处室外对风景进行写生在欧洲是1个世纪之前的事情。如今的艺术创作可以继续延续写生,但是千万不能被景物局限,创作不能拘泥于写生,不能一直秉承与过去一样的创作模式。创作要更能表达我们当下的生活状况,反映今天人们的思想内容,有当下的艺术语言。记者看到,格里洛在游览当地景区后,大多时间都在画室中创作,长近10米的作品,表现了瓯江两岸的景观,以综合材料的拼贴与绘画相结合的方式进行表达。

  19世纪30年代的欧洲,在巴黎南郊约50公里处的一个村落巴比松,诞生了后来影响世界画坛的巴比松画派。柯罗、卢梭、米勒等一批画家,被枫丹白露附近的树林吸引,走出画室,走进大自然中绘画。他们率先提出“面对自然,对景写生”的口号。如今的巴比松依旧聚集着一批艺术家,来自巴比松的艺术家马蒂欧·勒洛朗及克莉斯汀·博提歌里欧尼也参与到本次写生大会。马蒂欧介绍说,“现在巴比松的画家,更注意时代性,虽然我们也在枫丹白露的小树林画画,宫廷建筑、自然景物都没有改变,但是我们的技法已经有了改变。因为现在有了电脑、有了相机,都是我们可以利用的工具。”马蒂欧的作品不再是传统巴比松画派的写实画风,他将时间、空间进行了错位,作品融入了超现实的体验。

  如今放眼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写生、下乡、采风活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这或许可以看作目前文化艺术事业蓬勃发展的信号。然而,在记者与艺术家、学者的交流中,也听到反思的声音。写生采风不应是走马观花的旅游,不应是套路化的模式,艺术家要真正地深入所在地,切身地体会当地的风土人情,对一片土地热爱、产生感情,带着学术的交流,相互学习切磋,沉下心拿起笔,才能创作出无愧于自己、无愧于山河、无愧于时代的好作品。

  艺术活动参与地方文化建设

  大好河山,或壮丽绚烂,或秀美精致,自然界到处都有独特景致,为什么有的地方能成为名胜,吸引游人不远万里专程前往。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张浩认为这其中的道理就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艺术家在一个地区的艺术活动,或许不仅停留于个人艺术创作层面。写生、创作要思考两个层面的内容,艺术家带走了什么?又留下了什么?在带走了对山水美景、风土人情的体验感受的同时,如何能为当地留下文化、艺术的财富。对景抒发的一首名诗可以流传千百年,一幅佳作成为人们对某个地点的第一印象,对奇山异石联想而作的命名或许就成了当地的地标……

  山水景致的精妙,吸引着艺术家走入其中,瓯江畔的天地更孕育出“中国的巴比松画派”。目前古堰画乡的巴比松画派画家群体已达300余人,画廊企业49家,油画产值已达1.2亿元,并初步形成了油画制作、销售、邮寄托运等相关的产业体系,油画作品远销欧美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漫步于古村街头巷尾,墙面、灯箱、树下的大石头这样的小细节都已精巧地被绘画装饰,与自然环境、建筑风格融为一体。

  中国油画学会副秘书长陈宜明与艺术家朋友早在10余年前就已来到古堰画乡进行写生采风,也亲历并见证了这一带由传统古村向写生基地的转型,交通越来越方便,公共设施逐步完善。在古堰画乡景区内有一处坪地花海景点,是一个有代表性的例子。记者了解到,坪地半岛原为村民居住的自然村,与大港头镇远隔着瓯江,原住村民只能由船渡进出,生活起居都较为不便,并存在安全隐患。后来由政府统一规划,安置了所有村民,在原村址、山谷中培育各色雏菊,成为一处新的花海景观,蓝天白云青山间,红橙黄的花带煞为壮观。本次写生活动中,多位艺术家以此地作为主题进行了写生创作。

  格里洛对于当地政府的这一保护举措表示认可。他认为在经济全球化、现代技术高度发展的大背景下,传统文化、历史遗迹的保护留存十分不易,而像古堰画乡这样将此处作为艺术写生基地的形式进行保护,不失为一种良方。当然,保持原貌,保护个性是本意,倘若变为千篇一律的旅游风景区,则成为一种过度的“打造”。保护和改造需要一个“度”,这个“度”应当是以美学为基础的。当地政府也以本次大会为契机,聘请了多位艺术家作为当地建设改造的艺术顾问,以期为古村未来的保护发展出谋划策。

标签:编辑:章衣萍
二维码

展讯 Exhibition

更多

人物 Biography

更多

专题 Special report

更多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