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艺术频道 > 资讯 正文

苏局仙先生和他的书法

发布时间:2017-06-13 13:30:37 来源: 润庐 陆一飞

苏局仙110岁留影

(1882年1月1日-1991年12月30日)

  少年时代在松江老城塔桥的松风书画社,我第一次见到苏局仙的字,是老人一百零二岁时题写的“文化之邦”四个字。当时也看不懂,就觉得跌宕中的温良,特别亲切,白纸黑框,字不大,大片的空白,歪歪扭扭的,怎么就那么好看。

  苏老在挥毫

  后来又见到一件纪念董其昌逝世350周年的题字,写的是一首诗,好像有“文敏可云百代师,每从淡处出奇姿”的句子,觉得诗特别好,字特别天真古趣,文敏二字特别大,后来渐写渐小,反正从那个时候起就喜欢苏局仙老人和他的诗他的字了。

  又一次,从一位语文老师处得到苏老的地址,随即给老人家去了封信,述说心中景仰事,不久收到一封来自南汇的信件,中式信封,折开一看,居然是苏局仙老人书赠我的书法,简直是喜出望外。展看墨香盈纸的书迹,那么随意,那么丰腴,那么自然。后来老人又为我题写了当时的斋号“妙契书屋”,当时老人一百零七岁,我细细捧着字,发现苏老写字有个特点,就是直起直收,而不是寻常风味常见的“藏头护尾”。为什么这么一位大家不会藏头护尾呢?反复思量不得其解…..

  苏老晚年留影

  思量了许多年,终于明白了,这是唐人前的笔法,直截了当不遮不掩,如有回护,也是以意为之,而不是周到的交待和刻画用笔。

  一团春气满室清风

  苏老用笔纯是晋人用笔,天真烂漫、法无定则,笔笔揖让,顾盼之间笔笔生姿。苏老很少用草法,行书中亦有楷则,但这个楷则,绝不是唐人后固化的用笔,正因为无定则,生动变化,仪态万千,无拘无束。生动极了。定中动,动中定,动静相参。“仰以殊观,静参不同”,好美好美。

  苏老的字迥异时风,字很纯很亮,那么温静,那么玉润,如精金美玉却生机四现,姿态无穷。可当时大家却都不喜欢他的字,但又很喜欢向他要字。因为当时都觉得他没把字写规矩,没把字写好看。拼命索要字可能更因为苏老是久享大名的百岁大家吧?不光是当时,也许现在也还是这个光景?

  反正我喜欢,喜欢不已,一发不可收。

  苏局仙、汪道涵等在上海文史馆合影

  汪道涵拜望苏局仙

  后来,有机会来到苏老的住所拜访,那是位于周浦牛桥一处朴素的村舍,似乎是清代的房子,保护得很好,外面有较大的篱笆作墙。来到这个所在,好像是晋陶渊明笔下描绘的那个世界。苏老的公子苏健侯先生在廊下迎接,非常的客气,当时已有八十好几岁,却思维敏捷,了无老态。因之前的通信都由健侯先生经手,他热情地将我们迎进客堂。

  苏老慈坐在那里,非常安静,两张八仙桌拼成的长桌子,苏老每天还围着长桌日行三千步锻炼身体呢。互相寒暄,苏老见中午已过,一定执意要我们在家先吃饭,我们反复告诉路上已用过中饭,他还是嘱家人捧出点心来招待我们…..

  老人家穿着黑棉袄,说话声音很轻,却很悠长,看着老寿星就觉得眼镜的镜片很厚很厚很厚。

  一百零八岁的老人,似乎并没有这么老,面部皮肤很好,握握手,手很温和,也有劲,并没有暮气和衰态。那天苏老取出他的相片,盖章相赠,颇有民国大家遗风。

  当时老人每天还能写大字,唯目力的限制,小字已不能题写,而由长子健侯先生代署,健侯先生工于唐楷,故到了苏老最晚年,大家会发现苏老的字从一百零七岁左右开始,正文大字(苏老那时一般书四字应众)欹侧多姿,而上下款却颇多凝重规则,其实大字是苏翁亲笔,小款则多由健侯先生代笔了,这是去访时健侯先生亲口相告,也算一段文坛故事。

  一百零八岁后苏老曾做过白内障切除手术,希望妙手回春,重见光明,可是手术没有预计的成功,所以目力日减,加上年老日甚,又不忍心让满心结缘的大众失望,故一般作品都由健侯先生代笔了,这是苏府的慈悲,也是无耐之事。

  但是,老寿翁一直在做诗,我去访时亲见老人口述诗篇,由健侯先生一字一字记录下来,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天。

  老人家直至百十岁高龄乃至辞世前不久,其实都在挥毫,还能悬腕书写大字,如“寿”“福”等大字,朴茂苍润、气定神闲。“一篇珠玉是生涯”,能以百十岁高龄,尚能挥毫不止,有史以来亦属罕见,真是神仙中人的壮举。

  后来,我赴西湖求学,并添列陆抑非教授门墙,与健侯先生的通信也一直保持,健侯先生每次都称“一飞先生老友”。我曾将习作若干寄呈仙翁钧览,竟很快得到苏老回复诗篇:“名师门下青新秀,书写已经惊世人。不怕云程万里远,定能达到笔通神。”老大师的殷殷鼓励,总是让人那么亲切。风清月白之时怀念当时的岁月和老人家怀抱的古风,我爱读苏公的诗,清泉洗心,一任自然。老人家是真正的文采风流,诗言志,歌咏言,磊磊落落,坦坦荡荡,苏老便是这样的境界。

  苏老是苏东坡的后裔,不求闻达,息影乡间,以诗书自娱娱人,礼乐人生,是为人间的典范。不想百岁高龄时以一纸手书《兰亭序》响誉书坛,大家才注意到人间还有这位仙翁。

  曾找到苏老当时写的《自嘲》诗古体二十韵,记录当时的故事和心迹。

  胸中无一字,愧对知心人。

  情深投珠玉,只是落埃尘。

  可叹白头懒,久绝黄卷亲。

  双眼又半盲,下笔悼苦辛。

  仰首望天涯,积愫云何申。

  足损阻外出,一室老逡巡。

  只求良酿足,醉作槐国宾。

  惯看花开落,宁知秋与春。

  夕阳光余几,差认晚景新。

  偶动一点墨,错落本无因。

  谁知暮归鸦,竟作彩凤身。

  纷纷乞毛羽,无间昏与晨。

  那料凡鸟翮,得之暗生嗔。

  喧呶逾半年,筋力为之贫。

  回思抑何为,一笑漫无恨。

  收拾魂颠倒,安然养吾身。

  转与良朋约,同做葛天氏。

  不御芰荷衣,不戴折角巾。

  自甘终野老,让人展经纶。

  倘遇高词客,鸡黍效汪伦。

  书为心画,书如其人,苏老的诗直抒胸臆,直言胸怀,他的字何尝不是同源同理。

  苏老字百岁前后是个分水岭,百岁前的字深受唐楷法则,尤其处处现颜真卿家法,字很饱满,却少见境界。百岁后,突然单刀直入,抑扬顿挫,桶底脱尽,有法而无法,无法而至法,妙臻极境,天机自现,令人望峰而息心。

  1991年12月30日,刚过完完整的一百十岁生日的苏局仙老人吟完“花甲重来无尽年”的豪语,在家中安然去世,消息传来,我拟写了一幅“生时常仰望,视平淡为风骨。身后自悲欣,以寂寞见精神”的挽联寄呈苏老灵前申哀,捧的是我受恩泽多年的深心,挽的是苏老和他带走的太古遗风。

标签:编辑:章衣萍
二维码

展讯 Exhibition

更多

人物 Biography

更多

专题 Special report

更多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