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浙江在线 > 艺术频道 > 资讯 正文

安滨:大洋彼岸求学英伦

发布时间:2017-09-27 12:59:40 来源: 浙江在线 安滨

走进不列颠

  1997年10月4日早晨上海阳光明丽,九点我从上海虹桥机场登上“空中客车”。大型空客320飞机缓缓向跑道滑行,在辅道上徐徐前行良久后方进入正式飞行跑道,随着飞机引擎的轰鸣声飞机开始加快速度,再加速,高速奔驰,机头昂起,升空,沉重的大型机身直冲云霄。我坐在飞机前排,感觉机身向上倾斜角度特别高,我的心急速跳动,当时有些激动,似乎感觉我的梦想翅膀已经张开。经过漫长的准备、等待,我终于能如愿到欧洲学习深造,寻访大师的足迹。

  为等待这样机会的到来我已经准备的太久了,我不会忘记这一天。想想今天的中国孩子们很轻松容易地到国外学习,在二十多年前那真是难以想象。我第一次走出国门,是得益于中英交换学者互派一名成员的校际协议,到英国奥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Ulster)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研修半年并获得到英国大学的全额资助,尽管时间不长,对我来说弥足珍贵。拿到学院外事处为我办好的护照,去买机票时都挺激动。

  飞机抵达英国伦敦希斯罗机场的上空时,我的思绪古今流转。大不列颠,公元7世纪还被认为是法兰克帝国遥远边界上一处被遗忘的殖民地,到17世纪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进入工业化国家并一跃成为世界第一强国。这个土地上的人们有着怎样的思维和意志,他们文化内核是什么?我要走进不列颠并触摸这个神奇的国度。

马修•帕里斯于公元1250年绘制的英国地图

Houses of Parliament英国伦敦议会大厦

  导师大卫•巴克(David Barker)教授在我入境英国的傍晚等在贝尔法斯特国际机场接我。从伦敦转机抵达贝尔法斯特已经是夜晚10点多,在机场旅客出口处,我肩扛手拉的拖着几件大行李看到这个英国人,强壮略有些发福的大卫先生手中拿着报纸满脸笑意地向我走来,尽管没有见过面,也许是学院前期的资料传送,他很确定我就是交换学者安滨,也或许是这趟伦敦到贝尔法斯特飞机下来的旅客中,只有很少的几个中国人更容易辨识。他向我伸出手说到:“我是大卫”,厚厚的手掌紧紧的握住我的手。似乎在这一瞬,我的心一下轻松下来,整个行程十多个小时的空中飞行,加上布鲁塞尔、伦敦转机的周折,所有来自心理和身体的紧张与疲惫都散去了,我赶紧用英语说:“大卫先生您好!我是安滨,刚下飞机,感谢您夜晚来机场接我”。

  当晚,大卫先生开车带我去他的家,告诉我周末这两天先住他家里,星期一再去学院办理住宿手续。夜色中我从车窗注视着眼前飞逝的景色,也许太疲劳的缘故吧,我不知觉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停车的声音振醒来。我赶紧拿起手边的背包准备下车。大卫先生停稳车,从车后背箱提下我又大又重的航空箱,拖进门边对我说:“到家了”。此时此刻我真的感觉全身温暖。

  贝尔法斯特是北爱尔兰首府,奥斯特大学四个校区之一的艺术学院位于贝尔法斯特市中心,在市政厅不远处的York Street。我第一次来英国奥斯特大学学习住在White House公寓。初来乍到,对异国的风土人情自然感到新鲜,让我惊讶的是每天乘车去学院的路上遇到对面不相识的英国人或爱尔兰人擦肩而过时,他们都会主动地与你打招呼,头一偏说句:早晨好!在学院的走廊里,经常有走在你前面的人(包括女士)推开过道门时,仍然站在那里用手推着门,等着你通过,为你行方便,真是满满的绅士风度。在这样礼貌、谦让的环境中让人的心情十分愉快的学习和工作。

第一次到英国学习入住的学生公寓•贝尔法斯特市White House公寓。1997年

  从中国杭州来英国奥斯特大学艺术设计学院版画系进行为期6个月的研修活动,我是抱着一种借鉴学习的态度了解西方现代艺术的发展脉络,特别是西方高等艺术教育的教学理念和教学路径的想法,想弄明白在地球的另一边究竟什么使西方现代高等艺术教育的带来非常丰富的个体语言形态,它的规则和评价标准是什么呢?它或许可以成为我们教学借鉴的路径和样本,为教学带来新思路。

在制作丝网版画的英国奥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Ulster)研究生1997年

  在英国奥斯特大学艺术学院绘画学部版画工作室,展现在我面前的是宽敞的空间和巨大的印刷台。有挺古老、分量重很英国味的麻胶版机。以前在国内学院图书馆的国外画册上看过麻胶版画作品,但从没见过印刷麻胶版画的机器。版画工作室还有电控铜版、石版印刷机及巨大型丝网版印刷机。各种丰富印刷材料使学生、艺术家的工作得心入手。其中看到英国的专业丝网印刷管装、罐装颜料让我欣喜。在国内我曾随我的硕士导师陈聿强先生走访了不少丝印颜料厂,购买工业丝网印颜料和调和剂“阿邦浆”,也尝试过油画颜料、广告色颜料印制丝网版画,一直苦于没有专业丝网印颜料制作作品,赶紧把这消息告诉国内同行。中国网印与制像协会理事长宋玉哲先生十分关心我的学习研究情况,并让北京的协会办公室负责人候健与我联系,详细询问了英国丝网版画专业颜料的生产公司,并通过多次联络将这种专业丝网印材料引入中国丝网版画印刷行业。另外,苏打水腐蚀蒙在锌板上的特殊感光模材料代替硫酸腐蚀锌板的环保方法也让我十分享受。我学习用电脑分色制版做的第一张丝网版画也是在奥斯特大学交换学者研究期间完成的。

  这里的学院专业课程教师除终身教授(长期聘任)外,许多课程教师来自世界各地,教学方式方法自然因人而异。这让学生能接触到不同的学识背景的教授理念,我那时才懂为什么西方的教授的简历有许多不同院校任职,原来是合约的变动所致。学院的电脑中心+图书馆是我晚上使用率最高的地方,不仅阅读、打印书写的研究材料、给国内和世界各地熟悉的艺术家发电子邮件,包括电脑屏幕下载免费电话Mediaring,这跨洋电话方便了许多也节省了许多。在奥斯特大学Jordanstown中心校区和Coleraine校区,教学楼里的电脑中心是24小时开放。艺术学院的电脑中心与图书阅览室连在一起,这非常方便扫描画册图片、复印等资料收集工作。也正是在艺术学院电脑公共区域这里,我经常看到许多英国学生使用电脑图形软件来推进作品,当时真的是羡慕,并仔细研究他们在电脑上推进作品的课程设计和要求。通过观察得知,学生在第一阶段绘画的写生作品后,作业设计的第二阶段要求为:Develop。让学生在直面对象绘画之后进入绘画语言提升、实验阶段。这种“发展和推进”课程要求使学生思考指向由先期的观察写生转换到与对象拉开距离的个体语言提升实验领域令我印象深刻。十分明确的要求带来了非常丰富多样的艺术表现形态给我启发不少。这也是我后来在中国美术学院基础教学部进行形式语言课程教学思考与实施方案的认知基础。

《生命》感光制版与Monoprinting印刷方式制作的丝网版画(35X45)安滨1997年

  英国奥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Ulster)艺术学院版画工作室技师Simon Cook指导学生制作麻胶版画1997年

  另外,我注意到英国奥斯特大学艺术学院对学生作业的评价体系或简单地说“评分”是由三部分构成。“作品内容构想”、“作品的描述报告”、“作品的制作质量”,这三个方面是作品最后成绩评定的依据而不是简单给一个分数。一张A4的纸上按这三项要求打印着三个区块,指导教师在这三个区块写了不少文字,那是对每个学生作几个方面能力的评价。公布学生作品分数时,每个学生都排着队等在导师办公室门口,逐一进去听老师对其课程作业的评价和后续学习方法的建议。有的学生会与导师谈上很长的时间,目睹这一过程让我深思。回到国内,我曾采用这个样本在版画系的丝网创作课程、专业基础教学部造型、图媒分部形式语言课程、设计学部下乡课题考察作业等采用了这三个方面评价指标作为课程作业的评分构成,也是想促进学生在艺术实践活动中有自己的视角、思考与着力点。

  在英国学习的许多见闻与感想,促使我用英文写了一篇“从中国到贝尔法斯特——观奥斯特大学教学随想”,发表在英国伦敦专业版画刊物“Printmaking Today”,1998年第六期。这篇文章回到国内又用中文重写并增加了欧洲院校及其它领域的艺术教育见闻。以《旅欧札记》——《观英国奥斯特艺术学院教学随想》《博物馆里的学校》两篇同时发表在中国文化部《艺术教育》期刊1999年第一期。文化部《艺术教育》的编辑来函,希望我有更多的介绍西方高等教育的文章。此后,我就更多地关注欧洲高等艺术教育的理念与教学方法,并会经常站在两个不同的方位来比较东西方教育的异同。我认识到不同的文化背景与教育评价体系权重,自然会有不同的教育方法和教学路径。这也是促使我多年后以中国美术学院专业基础教学部与英国奥斯特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以相同课程选题,分别实施教学,观测平行课程教学案列来比较中英教育理念与路径异同。

  1998年春,大卫教授告诉我英国伦敦欧洲木版画基金会将在中国遴选五十位版画家(后来增至六十为中国版画家),每人创作一幅新木刻作品,由欧洲木版画基金会收藏,并将在大英图书馆和世界不同地区的美术馆、博物馆展出这些作品,同时要出版一本版画文献集。这本书不仅包含选入的五十位版画家作品,还有更多内容是对中国现代版画历程的回顾与评论。撰写评论文章的作者有五个是由欧洲木版画基金会从欧美选定研究中国版画史的西方学者;另外将从中国选定一个能写英文的、从事艺术实践的中国版画家来撰文中国当代版画,用意是要体现中国艺术家的视角与思考。大卫教授推荐了我,并得到欧洲木版画基金会主席Christer von der Burg (冯德宝)先生的认可。这个任务对我来说既是幸运,又是挑战。为写这上万字英文论述中国当代版画,我的确用了很多精力,大卫教授也给予我非常及时的文字修订和思路上的指导。在奥斯特大学大卫•巴克教授成了我学术研究问学最多、联系最频繁的导师。

  英国欧洲木版画基金会出版英文版《中国当代版画艺术》,该书刊有安滨撰文: “Chinese Prints Between 1985 and 2000”

  在贝尔法斯特的日子,我时常步行到Marlborough Park Central,来到大卫先生寓所,主要是受邀到导师大卫•巴克先生家吃周末午餐,或参加导师家的聚会。在这里我遇到许多大卫先生的同事、朋友,以及国内外来的艺术家、学者。这其中有一次是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主任郑爽教授访问英国奥斯特大学,同来的有大英博物馆东方部主任Anne Farrer(龙安妮)女士、英国泰晤士报和太阳报记者。记者追随郑爽教授同来贝尔法斯特是因为他们得知郑爽是末代皇帝溥仪的侄女,对她的家世非常感兴趣,并提出许多有趣的问题。大卫先生约我参加了那次聚会,我当时无形中成为他们对话的翻译,也正是那次在大卫教授家聚会的语言能力,大卫巴克教授决定让我做第二天郑爽教授给奥斯特大学学生讲座的翻译。我当时真的担心怕难以胜任想推辞,大卫先生说这里只有你更合适做这事了。为郑爽教授两个小时左右的讲座翻译,因为熟知版画领域的事,所以还比较顺畅,也锻炼了我的直译能力和自信心。这次经历之后,正式场合做翻译就比较淡定了。在半年多的交换学者研修期间,于1997年12月应邀去美国纽约Wilmer Jennings画廊和Rush Arts画廊举办讲座并举办展览,1998年1月又应邀在英国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做讲座时就从容多了,胆子也大起来了。

  《精神家园》麻胶版画(26X37)安滨2000年

  安滨在英国女王大学(Queens University)举办讲座《中国的现代版画与高等教育》并现场做木刻水印版画制作演示。1998年

  在英国学习生活必须节俭。1997年国内的的工资还很低,那时是15元人民币兑换1英镑,一个月工资换不了1百英镑。尽管奥斯特大学提供了每月充足的生活及旅行费用,但买东西总是会折合人民币来权衡价格,经常会与货主谈价bargain。每次坐车花1英镑购票就很心疼,所以经常步行,走路练的飞快。当从大学里的亚洲同学那儿得知市区边上有买中国食品的亚洲行,还有周末卖特便宜的大卖场Free-mark,就常赶到那里买1英镑一箱子鸡腿或鸡翅膀,这大荤菜够吃一星期。在超市里买17便士一纸袋面,烙几张饼够吃上几天。省下的生活费用可以去英国各地及欧洲考察博物馆和游览城市风光。这些“财政”上的事都必须小心安排和计划。

  学习之余,周末时常会搭上英国朋友的车去贝尔法斯特郊外欣赏乡村景色。在英国,周末休闲喜欢去乡村(Countryside)郊游。在北爱尔兰,乡村风光更是非常迷人。山脉平坦大片绿色草皮如同高尔夫球场一样令人陶醉,一团团树丛如同小圆球镶嵌在草地间。还不时可以看到一群群绵羊和奶牛。不同的主人将自家绵羊身上染上几块颜色为了便于识别,感觉十分特别,一两个色块在绵羊身上也很好看。我画的水彩画就有身上有染色的北爱尔兰绵羊。大卫教授和罗杰教授有时在假期里会开车带我到乡村游览,而最多的是Simon Cook,他几乎每个周末都带我去不同的郊外旅行,拜访他的朋友,给我介绍了许多画家朋友以及他们的家人。Simon Cook不仅是优秀的版画技师,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水彩画家。他的水彩不同于19世纪以前英国水彩的传统形式风格,而是更加装饰、图案感。作品中的风景与人物都采用极为装饰的重叠构成,每个小色块填充进去,笔法自由多变,色彩、微妙、丰富。他给我看水彩画时会指着画面“讲故事”。

  Simon Cook老师对我的生活琐事帮助照顾最多。购物、参观展览、冲洗反转片、从外地考察回贝城,都是他去车站机场接送我,为了住的离学院近些去更换公寓时,也是他开车陪我办理入住手续,到学生公寓看房子并一起买涂料刷墙。那些一起的时光真是令人难以忘怀。Simon Cook是一个十分重感情的人,当我行将结束奥斯特大学交换学者的研究期限要回国时,他周末约我一起去了奥斯特大学绘画部教师史蒂文先生家聚餐送行,并一起沿着海岸线无目标地行走。我依然清晰地记得他那时的面部表情。他说自己心里非常难受,说了几遍,我的离开,使他缺失了一起交谈想法的好朋友。当我两年后2000年8月重返奥斯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时,此时已在英格兰工作的Simon Cook得知消息后,立即开车上船、乘船摆渡从苏格兰至贝尔法斯特来看我。我们见面时紧紧握手和拥抱,那是最真情的朋友才会有的心潮澎湃与感动。

碧水流金水彩(70X56)安滨1998年

Ulster大学生油画(40X30)安滨2000年

 

  重返奥斯特——攻读博士学位(2000-2008)

  幸运的降临有时非常意外。

  1999年3月,大卫•巴克教授来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讲学,做铜版画一版多色技术培训班教学。在接待大卫教授的一次聚餐中,一群老师与他开心说笑。大卫教授忽然转过身对我说,“你是否愿意回奥斯特大学攻读博士学位?”我以为他只是聊天随便地问下而已。就告诉他这是非常好的机会但对我来说是不可能了。因为刚出国学习回国不久,要为学院做事,我现在已经担任丝网版画工作室的负责人,工作室的教学与管理都有很多工作。大卫教授听后幽默地说:“你到奥斯特大学读博士,我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帮你负责丝网版画工作室”。言毕,大家一起大笑起来。版画系主任张远帆教授听后,对我说,这个学习机会难得,大卫教授对你这样的器重你要珍惜,许多困难都是可以克服和逐步解决的。

  大卫教授结束中国美术学院版画系教学后,版画系的许多教师一起送他到车站,临别握手时,大卫教授再次与我说回英国奥斯特大学读博士的建议,并最后强调了一句: “Think abou it.”

  为是否有必要和条件去英国攻读博士学位,我征求过几个要好朋友的意见,他们的结论一致,应该去!

  大卫•巴克教授为我能获得奥斯特大学攻读博士的资格和学习条件费尽心力。1999年11月16日我收到大卫•巴克教授的信件,告诉我经学院研究政策委员会(Research Policy Committee)会议讨论已经同意我攻读博士学位并通过了全部申请材料。并告诉我将在开学前到Coleraine校区参加硕博新生课程前英语语言写作培训。

  2000年7月初,我联系上浙江新通外国语培训机构的负责人麻亚玮女士要了几套雅思英语试卷题集,就急急购票踏上去英国的行程。

  重回贝尔法斯特,重回奥斯特大学,心情既激动也非常有压力。奥斯特大学Coleraine校区8月将进行为期1个月硕博生入学前的语言培训,我必须要拿到好成绩。因回到贝尔法斯特后,距奥斯特大学Coleraine校区的硕博生专项语言培训课程开学还有一个多星期。大卫•巴克就让我住在他家里。我每天从早到晚在他家三楼学习英语,做试卷。大卫教授在一楼写研究课题文章。到吃饭时间就叫我下楼。晚餐后就批改我的英语试卷,他不仅是我艺术研究的导师,又成了我地道的英语老师。我真的不知用什么语言来感激这位导师的恩情。

中国版画考古—英人大卫•巴克色粉笔(100X70)安滨

  在奥斯特大学注册了正式博士研究生,我开始了漫长的博士研究生学习和研究。最初计划五年完成博士学业,没想到做了八年。这个漫长的研究与撰写论文过程使我深刻地感受了英国人的治学严谨和一丝不苟。正像在奥斯特大学Jordanstown中心校区开学第一周的博士课程研究方法大课讲座教授在课件第一页面中所描述:你的每一阶段的研究成果必须象桥梁下的每一个柱子一样要非常坚实,你们论文中的每个结论的依据如同在法庭上的证词,必须真实可信。

2000年到伦敦多所艺术学院及博物馆做课题调研

  为了获得更多的学术前沿信息,我与同学何为民一起在英伦三岛进行了一次重要艺术院校的访学考察,想看看这些院校的博士研究生是怎样做课题研究与创作。我们怀揣导师大卫•巴克教授为我们写给英国众多院校负责人的信函,开始了从贝尔法斯特到苏格兰、英格兰的主要艺术院校及重要的版画workshop实地考察。这次英伦三岛的艺术院校考察队我了解英国的教育状况及高层次学者的研究课题领域获得了不少信息。

安滨听取博士导师大卫•巴克、导师阿拉斯泰教授评议论文,英国奥斯特大学2005年

  在博士论文撰写阶段,导师让我阅读许多东西方源头的思想和人类的艺术活动的书籍。我询问这个工作的要紧处在哪里?大卫教授说所有的存在都是历史的上下文,不知道过去,何以认识今天。相应地也无法理解所看到或体验到的现实,也难以做出判断要走向何方。同时我注意到许多英国学者都非常感兴趣古代史研究。正是他的这番话,让我借阅了许多版本的描述人类早期艺术活动的书籍,特别是许多西方学者撰写的欧亚国家的艺术样本与文明的进程。其中一本书对我震撼很大。书名是:‘Half the world – The history and culture of China and Japan’,《半个世界——中国与日本》,作者是Arnold Toynbee阿诺德•汤因比。我没想到西方学者的眼中,中国在世界的文明发展史上具有这样重要的分量。也使我研究西方文化与艺术现象的同时,回过头来观看中国。我的态度与兴趣在悄悄发生变化。

  在研究方法上,英国的研究生训练是是研究能力。即建构个体探究和解读的独自领域。我们常常会在研究生的教室会看到每个人除了书架上成堆的书外,桌子上、座椅周围的地上堆着很多材料,墙上贴着许多图片。他们在做什么呢?他们在做专项课题研究,做自己选择的感兴趣的研究领域推进摸索。选定一个课题,就会收集所能收集到的该领域的文献资料。文字的、实物的,已有的书籍,各类有关的作品,以及自己领悟的与选题相关的从现实中收集的实物。开始在这个非常个体化范围进行思考、论述以及作品制作,实验个体语言呈现方式。慢慢培育,几年下来,就会有非常个体的研究面貌和成果。这就是为甚我们会看到英国研究生他们的研究成果是各不相同,极具鲜明的独自面目,而不是空泛的要所谓的“创新”、“创造”。在论文的书写上,英国的教授都要求非常有根据地进行言说和讨论对象,应该看到真实对象、亲自观测所有细节。无论对实物还是文献都应如此。这也让我花费不少时间和财力为写论文相关内容去到各地调阅视图原本。除英国与欧洲,还去了日本东京版画博物馆参阅实物资料。此外需大量阅读研究课题的相关书籍。大卫教授说,你能读西文、中文,这就可以获得两边的眼界。我的另一位导师教育学博士Alastair教授则告诫我应更多的以argument态度对待所使用的阅读资料。写作时语言要平实、准确。记得一次在阶段论文讨论交流中他曾指出我的写作用词。当他看到我对一些实践类画家的画面评论不少都使用了creative “创造”,当即问我,他创造什么了?什么是创造?告诫我不要轻易使用过度形容的夸张词汇。我们评价作品时要根据事实和真实面貌,表述作品呈现了“Different or Change”,有所不同或变化就可以了。

北爱尔兰自然景观The Giant’s Couseway巨人踏石

Kate Barker英国水彩画家,大卫•巴克教授夫人在贝尔法斯特住宅2002年

  对原典、对实物、对当事人的interview直接考察成为研究路径最重要的前提。这也让我逐步建立了考察收集资料的习惯。当我2001年在爱尔兰国家图书馆的调研资料时意外看到图书馆画廊展出东方中国的古代珍品,其中看到《永乐大典》原本,还有乾隆平定准格尔的征战图十六幅中的其中一幅铜版画,当时我兴奋不已。一是能看到国内都很少能看到的《永乐大典》,翻开厚厚巨大版本的康熙大典的双页面是竹篇,介绍中国的竹子竟有六十多个品种。每个竹子名称用朱色印刷,介绍文字墨色印刷。丰富的内容与精湛的中国木版雕刻印刷技术让各国观众赞叹。此外是看到英国著名史学家M•苏立文的书中谈到这组作品,我得以见到原作。这是乾隆订制的欧洲铜版画家制作的版画精品,这组铜版画由中国宫廷画师与欧洲传教士绘稿,送巴黎在1767年至1774年间由欧洲一流铜版雕刻技师法国人里•巴斯兄弟历时7年为乾隆皇帝定件所完成的作品,画面的构图及人物造型融合了东西方两种视学。

  另一次是2004年到伦敦大英图书馆阅读资料时,参观了阿尔伯特与维多利亚博物馆展出1500年-1900的东西方相遇。看到了西方传教士为中国制作的精美地球仪,上面标注英文和中文。中国方位的大陆架下端的海洋还有“大明洋”的称谓,此外还看到乾隆平定准格尔战役组画的另外两幅铜版画。在这些实物中,我真的看到了人类文明进程中东西方是如何相互影响并彼此塑造着,那是令人激动的发现和对过往历史的感慨。

安滨出席英国奥斯特大学2009年毕业典礼2009年7月1日

  在历时八年博士论文的写作过程中,导师大卫•巴克教授和阿拉斯泰教授都付出了太多的心力。特别是大卫教授逐行逐句的为我修改文字,十多万字论文打印稿上有他用红笔一次次的修改批注,我至今珍存。那是大卫教授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心血!

  2013年大英博物馆东方部主任Anne Farrer(龙安妮)来杭州学术交流时见到我,祝贺我完成学业时说,对你来说这个过程如同“长征”。的确,人的一生对待学问的求索和追求就是一次“长征”。

  永远感谢我的导师和那些帮助我的所有朋友和我的大学,写此微文怀念。祝每一位一切安好!

  2017.9.26.

在英国奥斯特大学参加博士论文毕业论文答辩

2009年安滨与导师大卫•巴克教授在毕业典礼大厅

标签:编辑:章衣萍
二维码

猜你喜欢

更多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江在线版权所有